慕微楚墨霆结局无弹窗目录阅读

慕微楚墨霆结局无弹窗目录阅读


慕微楚墨霆结局无弹窗精彩章节导读

回到慕家后。

九爷也没有多纠缠直接就离开了,慕微直奔副楼木向暖的房间,推门进去,身上早已没有了刚才身处浪漫环境的小女人架势。

“向暖,可有消息了!?”

问的是楚墨霆!

那个男人,肯定是遇到了危险,这一点慕微不用调查也知道,但关键是,现在他人在哪里?

木向暖面色凝重的摇摇头:“还是没有消息,背后那股力量很重。”

“那到底是谁的?”

“暂时,还不知道!”

一股能将楚墨霆的消息都给掩盖的,想要查到根源,可想而知那并非一件容易的事儿。

不得不说,如今这件事对慕微来说还真是棘手了。

“时夏也在查吗?”

“是的!”但也还没消息!

能让时夏这种手段凌厉的人都找不到,可想而知对方也并非是吃素的。

眉心,都仅仅拧在一起,显然,是在为这件事而发愁……!

“加大力度!”这四个字,说的有些苍白无力。

虽然她已经决定了和那个男人不再有牵扯,但在人命面前,她慕微还是做不到那样的无动于衷,尤其,他还是孩子的父亲!

她不想将来有一天霆萧在问起父亲的时候,会有一种难以说出口的那种见死不救。

……

在木向暖那里没得到消息,慕微又是一整夜的心神不宁,期间有尝试着拨打楚墨霆的电话,但那边始终提示关机,杨叶的亦是!

他就好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,木向暖已经将墨巴洛还有莫塞纳都掘地三尺,甚至还扩张了很大的地域,也都不曾找到那个男人的半分踪迹。

……

再多的不安,最终,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,该做的还是要做!

莫塞纳机场。

慕微站在安检口,迟迟的没有进去,她似乎是在等,等……!那个男人!身后跟着是木向暖和陆丰,听说那边都已经安排好了,慕微只要过去就好。

“二小姐,进去吧?”

“好!”

木向暖:“……”那走啊!

刚才一直都在说好,但一直不见她迈开脚步进去。

终于,有人来了!

但却并非是她要的人,只见海悦带着苏烟一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,“你是在等我儿子?”

慕微:“……”眉心都微微蹙在一起!

显然没想到海悦这个时候会出现在她面前,没说话,但眼底的神色却是冷清了不少,显然是对于海悦的不满。

海悦也不指望她理会自己,嘴角扬起一抹嘲弄的弧度,但对一边的苏烟却是语气温和,“烟儿,我们走吧。”

原来不是特意来见慕微的!

这样,慕微也松了一口气,海悦直接带着苏烟进了安检口,而慕微,始终站在原地。

苏烟走过她身边的时候,稍微顿下脚步,侧身看向慕微,那眼神……意味深长!但女人什么话也没说,跟上海悦的脚步离开!

“二小姐?”

“在等五分钟!”

五分钟……!说长不长的时间,但要说短,也绝对不短。

可是这五分钟里,慕微却是在紧张着,手里捏着的是九爷昨晚拿给她的那一颗明珠,今天她才发现,这是一颗很大又很圆润的珍珠,但在夜晚的时候,还能闪闪发光,这样的品质,她也还是第一次见。

五分钟过去!

“二小姐!”木向暖有些不忍的提醒道。

这样等待中的慕微,让人感觉心底有些发酸,曾经他们都认为,全天下的男人都可能会让慕微伤心,但九爷不会。

可现在看来,不尽然!

这两个人在一起,真的能幸福吗?

慕微没再坚持,终于将目光从远处收回,转身,语气清冷的丢下两个字:“走吧!”

不等了!

陆丰看了看时间,眉心亦是凝重的蹙在一起。

先生说好要来送行的,如今没来……!是否发生了什么?

“陆丰!”

“是,二小姐!”

“你不用跟我去!”慕微想了想,还是道了这样一句。

陆丰对九爷来说意味着什么,她自然清楚。

虽然此行很危险,但让陆丰跟她一起走,她也不会放心九爷这边。

陆丰不动声色的回答道:“我现在的职责是保护慕二小姐您!”但也只是保护,并不会听她的差遣。

他……只要负责保护她的安全即可。

慕微眉心都是狠狠一跳,但最终没说什么,提步就朝安检口而去。

刚走出没两步,身后就传来男人熟悉的声音:“微微。”

是九爷!

转身,就看到男人一身工整的站在不远处,是他!!这就是九爷,不管在什么样紧迫的环境下出现,都是一身的儒雅。

慕微嘴角扯出一抹好看的弧度,“你来了!”

“因为你在等我!”

简单的对话,让人感觉到一阵前所未有的心酸。

彼此靠近,而后是紧紧相拥在一起,温润的唇落在额头上,似乎连心都被填满了,只听九爷道:“会很快接你回来。”

“如果情况有变,也没关系!”这句话,慕微说的很有深意。

此刻的九爷没听出她话里的弦外之音,但在很久以后响起慕微这一天在机场里对他说的这句话,男人也只是苦涩一笑!

她当真如一个预言家,什么都明白的。

慕微走了!

在机场的时候,她没有对九爷提起半分海悦和苏烟的事儿,也没多说别的,只那一句‘如果情况有变,也没关系!’之后就再也没有说过任何。

而九爷给了她一句,“等我!”

从彼此怀抱分开的那一刻,两人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总之不算太好。

……

在上专机的前一刻。

慕微的电话响起,拿出来一看,竟然是许久都不曾联系过的唐雪娇,对于这个女人,慕微现在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情绪来面对!

曾经,是恨的,甚至是恶心的!

但到底什么时候来时,她只当她是一个莫名其妙的存在,大概是从……决心放下楚墨霆的那一刻开始的吧!?

“喂!”

“慕微,墨霆已经两个多月不曾出现过,他失踪了,现在楚家都已经炸开锅!”电话那边传来唐雪娇焦急的语气。

看来,是真的了!

那个男人,或许出现了意外吧?

寒风,呼啸而来,撩起慕微的长发,连带她的风衣摆也都被风掀起来,但她却丝毫感觉不到冷。

哪怕是浑身的血液都已经凝固,她也没觉得有半分冷的滋味!

半响,才深吸一口气,道:“这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

嘴上虽是这样说,但心里,却已经乱成一团麻。

“只有你慕家现在有实力去找到他,慕微……他可能是出事儿了,你要救救他!”

唐雪娇的语气里带着祈求一般的语气。

她……在求她!

曾经,这个女人身上的傲骨硬的让人感觉到可恨,甚至还有些莫名其妙,但现在她却为了楚墨霆来求她。

大概,她是真的爱惨了那个男人的吧。

“我无能为力!”面对如此祈求的唐雪娇,慕微依旧心硬的给了她这么一句话。

就好似,曾经这些人到底卯足了多大的劲儿来伤害她,如今她就使了多大的能耐来回应这些人。

不能原谅的人,不管发生什么,也都是不能原谅的!

虽然不能原谅,但她也不会对一个人的命坐视不理,唐雪娇哭出声来,“慕微,如果他能活着回来,我再也不和你抢他,救救他好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他爱你,从来都爱!是我该死……!”后面的话,唐雪娇已经说不下去,泣不成声的样子,让人看出她对楚墨霆的真心。

虽然她做了很多伤害那个男人的事儿,也利用过他!

但万变不离其中,她是始终爱着那个男人的。

那种爱,甚至没有几个人能明白。

“慕微,是我该死!”

“嘟嘟嘟!”唐雪娇还想说什么,电话这边的慕微已经彻底挂断。

该死吗?

她从来都觉得爱一个人的那份爱是纯净的,但是唐雪娇和楚墨霆让她彻底见识到了什么是肮脏!

挂断唐雪娇电话的那一刻,慕微感觉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,就那样站在机舱的风口上,任由冷风,吹乱她的发丝,缭乱她的心!

“走吧!”

说完,直接进去。

在未来漫长的十多个小时里,她再也不会接受到外面任何的消息,更不会,听到有关那个男人的一切!

安静吧,她也累了!

……

九爷这边!

陆丰走后,就是安纳跟在了九爷身边,暂时接替了陆丰的位置,处理着九爷这边的一切事物。

安纳,陆丰的徒弟,别的本事没有,但对于九爷的事儿,那绝对是不会出任何哪怕一点点的差错。

“九爷,不好了!”容宸刚到办公室,安纳就敲门进来,整个人看上去慌张的厉害。

男人微微蹙眉,显然对于她这样的大惊小怪很是不喜,冷声道:“什么事?”最好是说出一件九爷认为不好的事来!

否则,她今天必定会被炒鱿鱼丢去大街喝西北风。

九爷的冷和危险,让安纳下意识就吞了一口口水,只听她道:“九爷,慕二小姐离开的飞机,有问题!”

“……”

这话,让男人的双眉都是狠狠一抽,看向安纳的目光也都变的凌厉起来,怒道:“说清楚!”

什么叫有问题!?

安纳将事情的前后经过都说了一遍,然后加入了自己的猜想。

对,就是猜想!

但对于九爷的人来说,哪怕是猜想,也绝对可能是事实,若是是事实的话,那后果绝对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承担的起。

男人‘嗖’的站起身,抓起电话,一遍往电梯方向,一遍拨打慕微的手机。

“你确定夫人有去见过机场管理?”

“是的九爷,夫人见完那管理后,那管理立刻就派人去以检查的名义靠近了慕小姐的专机。”

“……”靠近了专机!

一向心里强大的九爷,此刻也忍不住阵阵发寒,甚至连后背都出了一身的冷汗。

海悦!!

那个身为他母亲的女人,当真会如此罔顾人命,真的会做出这样残忍的事儿来吗?

但愿,她没有!

若是有的话,那他……!

慕微的手机打不通,转而容宸继续拨打着陆丰的电话,但得到的结果却是一样,电话那边始终没人接听。

“安纳!”

“是总裁!”

“立刻查他们的飞机起飞了没。”但愿,还没起飞!

若是他们的飞机是被自己母亲打过招呼的,那他们……必定不能安全到达目的地,不,绝对不可以!

安纳接到命令,亦是马不停蹄的开始查着飞机的去向。

九爷,已经上车,安纳紧跟其后。

车上,安纳这边得到了消息,看向九爷的目光也都很,“九爷,飞机在几个小时前,已经起飞!”

九爷:“……”已经起飞!?

已经起飞了!!!

都已经起飞几个小时,几个小时说长不长,但也足够走的很远很远了。

脸色,蓦然苍白一片,在那一瞬间,男人眼底都生起了浓浓的绝望!

对,安纳没看错,在九爷眼底生出的,就是绝望!绝望啊,怎么可能出现在这男人的脸上呢?可他,就是有了!

即便是已经得到起飞的消息,他们的车还是如子dan一般的飞奔往机场而去。

“慕微!”两个字,在男人心底扎上了绝望的根。

他甚至不敢想,在不久后得到她们飞机失事的消息,他会怎么样?还能坚持下去吗?好不容易等到的人失去了,他还能活下去吗?

哪怕再是强大的男人,在得到慕微飞机被动手脚还起飞的消息,竟然也有了轻生的念头。

他……到底有多爱,才能爱到那一瞬间生出这样的念头来!?

九爷等人疯了一样的赶到机场。

但晚来的,何止是一步!

“安纳!”

“是,先生!”安纳浑身紧绷的上前待命。

显然,接下来的任务,会无比的艰巨。

果然,就听九爷容宸语气寒烈,“立刻查她的飞机大概飞到什么位置,让那边空管通知,找就近的机场降落,快!“

“是!”

安纳领命,立刻下去。

站在很不算空旷的机场上,男人仰望天空,本是万里晴空,却也丝毫晴朗不了他的世界。

那种灰暗,就这样将九爷包围住,一向强大又儒雅的那人,在此刻的一瞬间,好像看上去都沧桑了不少。

机场的一处,玻璃墙内的苏烟看着不远处望天绝望的那人,眼泪亦是溢满了眼眶,但却被她狠狠忍回去,而后转身,离开!

那背影,和此刻站在机场上的男人,又有多少相似的孤寂。

……

“微微!”两个字溢出来,带满了痛!

千万不要有任何事儿,他承受不了,根本受不住慕微有任何的事儿。

等待的时间里,总是那样漫长!

没人知道慕微现在到底怎么样了,也没人知道她的飞机飞向了何方,安纳还在用最快的速度去弄清楚!

但哪怕是一分钟,对九爷来说,也都是煎熬!

“先生。”

终于,安纳走了过来。

脸上的表情别提有多凝重,显然带来的不是什么好消息,男人静静的看着她,张了张嘴,却发现自己一个字也说不出来。

安纳蹉跎了一下道:“慕小姐的飞机并没有按照您指定的方向而去。”

“那是去了哪里?”

到现在,已经不是紧张和慌乱就足够形容九爷心情的。

飞机被动了手脚,还不是按照他指定的方向,那么他们的飞机到底飞去了哪里?该死的,到底飞去了哪里?

说起慕微的飞机去向,安纳的面色就更是凝重,深吸一口气道:“是朝暗色山脉方向!”

轰然一声!

有什么东西在容宸脑海里炸裂,脸上更是苍白的没有丝毫血色。

暗色山?那是个什么地方,只要是站在顶端的男人都会知道,那个哪怕是飞机,也都走不出的魔鬼区域。

方圆几千里,寸草不生,生物全无!

那个地方,连动物都不曾靠近,而她的飞机,怎么会往那个方向去!?

“先生。”

安纳不知道该如何汇报下去。

飞机在暗色山脉附近的时候一切信号都被切断,这边空管部门根本联络不到那边,暗色山脉那边也根本没有能让他们紧急降落的机场!

也就是说,她们现在危险的盘旋空中根本下不去,也返不了航。

“准备航线!”

“先生。”

“去啊!”

安纳:“……”这是要去暗色山脉吗?

这,怎么可以!?

难道他不知道那个地方到底会是什么样的恶劣吗?哪怕他再是强大,要想在暗色山脉闯出什么,也都异常艰难!

但男人的眼神是那样凌厉和坚定,安纳不敢多说话,只能去!

莫塞纳的天,就这么的变了更为阴暗了!

其中的暗流涌动,更是狠狠的冲击着每一个关联的人。

其中最是生死不得的,大概就是苏烟!

……

比起莫塞纳气氛的凝重。

楚墨霆和杨叶这边也好不到哪里去,就在刚才,他们才和一群饿狼战斗,虽然胜了,但也浑身伤痕累累!

“还能坚持吗?”男人看向一边已经奄奄一息的杨叶。

他们已经一整天没喝水,刚才又是那样强烈的体力运动,现在要撑起身,完全就是有些困难。

在沙漠里,水……就相当于人的续命良药。

“总裁!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还是帮我……!”

“闭嘴!”杨叶的话没说完,就被楚墨霆给狠狠打断。

消极的话,现在对于他们来说,也是一种极其残忍的存在。

活下去吗?

当然是要活下去的!!

“一定,要活下去!”六个字,楚墨霆说的都有些艰难。

活下去吗!?

仰头,是浓浓的烈日,在这样炽烈的日光下,‘活下去’似乎都成为了一种艰难。

尤其还是在他们这样缺水的情况下。

“杨叶,你想见她吗?”说的是宁夏!

那个很久很久都不曾出现在杨叶口中的名字,如今,楚墨霆问出来,也都带了浓浓的伤感味道。

说起宁夏,原本死寂要绝望的眼神中,慢慢的有了一点点的恢复,想的,当然是想要见那个女人的!

如果问杨叶在这世上还有什么想念,那唯一的念想,就是要见到她!

“想,很想,但我找不到她,找了很久很久!”声音沙哑又虚弱。

但却含了浓浓的思念滋味。

看着即将要西下的日,楚墨霆嘴角亦是扬起了一抹清浅的笑,眼底亦是一片苦涩,深吸一口气道:“我也想要见她!”

如果这次能顺利离开炎泞沙漠,那他唯一要做的,就是追回她就好,再也不需要有任何的顾虑,他不会再违心的去伤害她。

“慕小姐一直不知道那个人对你的威胁,一直都以为您是因为唐小姐跟她离婚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要取得她的原谅,怕是很艰难!”

“我知道!”这些,楚墨霆都知道,但是知道又如何呢?

那个女人是他的!

是他将那个女人给气走了,所有活该要去承受这些无厘头的痛,活该要自己去将女人给哄回来。

但日复一日的在这炎泞沙漠里,甚至也在让楚墨霆想,自己到底还能否走出这里,还能否真的活着回去见她。

“杨叶。”

“是,先生!”

“我们,必须活着回去!”必须两个字咬的特别重。

那种坚定,杨叶更觉苦涩!

在这样让人绝望的环境下,才会让人明白,之前多少的机会不曾珍惜,也会让人明白,之前那些所谓的无奈,都不过是自己给自己下的套。

始终困着自己在自己画下的牢笼里不曾走出来罢了。

如果再有机会从来,他……必定不会让她走!也必定让她明白自己的内心到底是如何。

“走吧!”

“好!”

终究,还是要上路的!

不管多艰难,都还是要走,只有走,才能走出这片沙漠,如今的他们,甚至连受伤了也都没有多少时间驻足!

哪怕是再重的伤,也都要咬牙坚持着,只要有想要回去的信念,那就一定要迈开脚步。

……

莫塞纳。

九爷大势寻找慕微的消息,很快就惊动了慕家那边。

此刻,帝豪!

“九爷!”慕枫很是痛心的看着眼前的男人。

眼底,更是酸涩一片!

比起慕枫的痛苦,九爷容宸却是满脸坚定,一字一句道:“我会将她找回来!”

不管她在哪里,他都必定找到她。

这么多年都不曾将她给弄丢过,这次,又怎么能将她给弄丢呢?不可以,所以,不管如何,也必定要将她给找到。

“暗色山脉,她回来又有什么用?”慕枫不忍说,死了的人回来有什么用。

他们要的,是她还活着!

但现在这情况看来,谁也不敢保证慕微还能活下去。

暗色山脉,多少年的黑色地带,只要是生物进去,都可能尸骨无存,进去了,就再也别想出来,这就是暗色山脉的来由。

“她活着!”三个字,从九爷嘴里坚定且也痛苦的说出来。

他坚信,慕微活着!

一定活着!

“先生,航线准备好了!”安纳进来汇报。

去暗色那边的航线根本批不下来,安纳费了不少功夫,才批准到了离暗色山脉最近的机场。

一听航线,慕枫震惊的看向九爷,“你?”

“我去接她回来。”

语气,是那样的坚定!

慕枫更是愣在原地!

去接她回来?去哪里接?暗色山脉吗?“九爷你?”

“慕枫,没人比我更希望她还活着!”

楼梯转角处一抹暗影,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最终……转身离去!甚至身形还有些颓废般的恍惚。

这句话,更是让慕枫的心也跟着一酸!

对啊,这天底下,还有谁会更希望慕微还活着呢?那种撕心离肺的爱,只有九爷对慕微有!那种爱,甚至比楚墨霆深的太多太多。

深到……他可以成全她自己的幸福,也可以救她于水火。

“我也去!”

“不,你不用去!”

“九爷!”

“慕枫,微微现在生死不明,如果她归来,你若又出现了意外,你要让她怎么活下去?”九爷看向他,眼底的复杂没人能明白。

哪怕是到了这个时候,他也依旧想的是,为她做一切。

知道她陷入危险,他去!不但要去,还要一边想着如何保护她的家人,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,这个女人让他如此的牵肠挂肚。

“不,我陪你!”慕枫亦是坚定。

这时候,大家最想要的,就是慕微能活着回来。

所以不管她在哪里,不管那个地方到底有多危险,他们都必定是要前去的。

最终,九爷没继续说下去,毕竟他们的时间,必须要用在找慕微上,莫塞纳这边慕家还有九爷的人还在继续。

而慕枫和九爷,则是踏上了去暗色山脉的路程。

……

机场!

九爷和慕枫一起上了去暗色山脉的专机,只要想到慕微的飞机可能进入了那黑色区域,两个人的心都无比沉重!

在要起飞之前,安纳接到一个电话,本就凝重的脸色,也不知道电话那边到底说了什么,脸色瞬间刷白!

看到安纳的脸色,慕枫和九爷的脸色更为紧张,看着安纳挂断电话,两个人都看着她,谁也不敢先开口!

“先生!”两个字,安纳无比沉重。

男人的脑海感觉‘嗡’的一声炸开了!

甚至不用安纳说出来,他也已经知道了那个答案,慕枫却是疯了一样的站起来,“怎么回事?说!”

咆哮,响彻在整个空气!

慕枫很宝贝这个妹妹,所有人都知道。

九爷很爱这个女人,安纳也知道。

如果可以的话,她真的希望自己可以带给他们一个美好的消息,但没有,什么都没有了!

深吸一口气,安纳语气亦是艰难的说道:“暗色山脉内圈区域发生爆炸,这期间,只有慕小姐的专机进去了!”

“……”所以!!

飞机坠毁了!!

“先生,那架飞机99%的可能,慕小姐和陆丰等人在上面!”

99%的可能!!

这结果,无疑是让在场的人心里都及其了惊涛骇浪,尤其是九爷,此刻的脸色已经不是惨白可以形容的!

暗色山脉内圈爆炸,只有慕微的飞机进去了,99%的可能她和陆丰都在!

毕竟,之前安纳派人找了那么久也没有他们的消息,所以他们及其有可能就是进了暗色山脉,而如今!!

“不,不可能!”

“先生。”

“起飞啊!”去暗色山脉,他一定要亲自去确认。

或者说,他其实是想要去保护她。

可整整几个小时的飞行里程,如果她真的在坠毁的飞机上,那他就算去了,又有什么用!?

男人眼底的猩红,那种压迫感的杀意,让安纳不敢继续说下去,只远程对讲让飞机赶紧起飞。

慕枫亦是痛苦的完全忘记反应……!甚至在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,慕微……真的在那架飞机上吗?

“微微!”两个字,从男人嘴里痛苦的溢出来。

那种痛,慕枫感受的清清楚楚。

看着这样的九爷,他甚至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,在所有人心里,九爷不管在什么时候都是优雅温润。

可如今这脸上的痛苦,却也是那样真切!

他在痛,撕心裂肺的痛。

确实,此刻九爷容宸,感觉胸腔那个位置,都被狠狠的剜掉了一块,那种痛,让他空洞的几近崩溃。

飞机起飞!

靠近黑色山脉每近一分,两个人心里也都更为沉重。

“九爷!”好半响,慕枫才从自己的世界里走出来。

看向九爷,语气亦是痛苦,“为什么要送她走?”

“……”

“她在家,很好!”为什么要送她走?

如今这样的噩耗,到底要怎么办?

语气虽然不是质问,但其中意思也清楚。

男人痛苦的闭了闭眼,再睁开,里面依旧是痛苦,此刻的九爷不知道该说什么!但是,是他没错的!

若不是他要将她送走,如今怎么会这样生死不明!?

“我会将她带回来!”语气,依旧坚定。

不管她在哪里,都一定的要将她给带回来,这就是九爷的态度。

可这份态度,却也让人心痛!

“对不起!”三个字,更是心酸!

是啊,对不起。

原本慕微在家慕家也很好的,是他不放心,就因为他的母亲来了莫塞纳,他担心她会遇到她母亲手段上的意外。

没想到,反而害了她!

……

突然的噩耗,伤了所有人的心!

慕家,此刻慕雨泽更是瘫软在沙发上,脸色白的厉害,甚至全是痛苦。

“老爷,老爷!”管家语气焦急的喊道。

亦是对一边的佣人道:“药,赶紧去拿药!”

“老爷,你怎么样!”

慕雨泽一个字都说不出出来,在得到慕微消息的那一刻,他整个人都被击垮了,浑身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般。

“微微,微微!”轻声呢喃出的,全是慕微的名字。

他可怜的女儿!

这辈子,都还没得到过属于自己的幸福,如今……竟然就要这样!不,怎么能死呢?上天怎么能对他这样残忍,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。

痛,浑身都在痛,心脏处,更是空了一块般的痛着。

“报应啊……!”但怎么可以报应在他的女儿身上。

他慕雨泽这辈子,确实不是什么好人。

要问他能有什么好的,那么唯一能说的也就是,他爱自己的女人,也爱自己的孩子!爱自己的家,甚至比命还重要!

现在剥夺了他的女儿,那比剥夺了他的命有什么区别。

……

一个星期后!

楚墨霆和杨叶,终于还是从炎泞沙漠里出来。

然而刚回到墨巴洛,就得到慕微的飞机在一个星期前坠毁在暗色山脉,九爷和慕枫带了大队人在那边翻了个遍,也死了不少人!

但慕微飞机的残骸都不曾扎到一片,可每个人都确定,她的飞机,爆炸在了山脉内圈。

“她没事去暗色山脉做什么?”下面人的汇报,楚墨霆的第一想法就是,她不可能去哪里。

可脑海,还是被炸开了一般的痛着!

浑身虚软,心口里升起的那股绝望,甚至比在炎泞沙漠里还要浓。

空难!

空难啊!!怎么会发生在慕微身上呢?怎么可以发生在她身上。

“先生!”杨叶不忍的看向楚墨霆。

看着男人一点一点沉下去的死灰,心里都替他难过。

在沙漠里,他们一次又一次的失去意识,差点就要死在那里,若问个时候的楚墨霆还剩下什么,那他唯一剩下的,就是活着回来见慕微!

将近三个月的时间,每一次遇到危险,他唯一的信念,就是要见慕微。

三个月,说长不算长!

但在这短短的时间里,谁能想到,他拼死回来,站在了更顶端的位置,然而得到的却是……他用命拼着要回来见的女人,却可能死了。

“去暗色山脉。”

五个字,说的无比平静!

但谁也都知道,这对楚墨霆来说,其实并非那么平静,他此刻所承受的,要比任何人都要多的多。

“是!”

杨叶没有劝说楚墨霆。

虽然他们都知道,暗色对大家来说是个极其危险的地方,但杨叶知道……就算是下油锅,这个男人也会义无反顾的去。

以前,错过了,现在……不行!

就算那个女人是在地狱,他也必定是要去的。

楚时,也不知道是在哪里得到楚墨霆要去暗色山脉的消息,一向不对付的两父子,头一次,楚时出现在了楚墨霆面前。

“我不准你去!”语气,很冷!

态度,更是坚决!

暗色是什么地方,只要是人都知道,生物的黑色地带!去那里,很可能没命!不是很可能,是他们知道的,都不曾有命回来。

只是楚时的阻拦,却让楚墨霆满脸讽刺,“阻拦我,你配吗?”

六个字,说的是那样毫不留情!!

“你……!你要气死我是不是?”楚时面色很是不好。

这个儿子,到底什么时候开始,竟然已经开始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。

或许,是从他娶陈兰芝过门的时候开始吧?

那个时候开始,楚墨霆对他,就再也没有了尊敬之意。

没等他说什么,就听楚墨霆继续道:“如果当年,但凡你阻拦着一点点,母亲……也不会去莫塞纳!”

tags: 结局 目录 阅读

为您推荐